孔子仁學的特質

孔子賦「儒」之解,如《論語‧雍也》云﹕「女為君子儒!無為小人儒」;又如《禮記‧儒行》﹕「儒有不隕穫於貧賤,不充詘於富貴;不慁君王,不累長上,不閔有司。故曰『儒』。今眾人之命儒也妄,常以儒相詬病。」許慎《說文解字》人部云﹕「儒,柔也。術士之稱。從人,需聲。」王者需盡制,聖人需盡倫,每個人皆可自我立禮,有道德,和諧的社會。

周行禮盛八百年而衰,禮崩樂壞令孔子感慨,承接周禮再反省,發現人的道德主體「仁」,因時制範,客觀地表現對人性普遍的關照,希望重新發展周禮教人的人本精神,攝禮歸仁,以仁影響學生和社會。

孔子主張復周禮,認為仁是每個人內在的誠敬心,本有自有。深入區分禮之末 ,即「儀文制度」; 與禮之本 ,即「禮之所以為禮之根據」。主張一切禮的根源義理是仁。前者的儀文制度與時俱變,後者之禮建基於仁的觀念。仁即人與人之間一種彼此感通關懷之情;「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達而達人」、「己所不欲,勿施予人」是「恕」;誠敬不苟、謹慎認真,就是「忠」;忠與恕即仁的具體表現。忠恕乃本乎人心情懷,忠恕要求人己等視之,即「公心」,公心即不為個人利益而作之正當事,價值與意義超於私心的原則。仁是道德自覺的理性表現,不假外求,可自我作主的,故為正當性之根源,禮之所以為禮之根據,是應然之準則。

溺於私利者大有人在,故如何踐仁?感通、公心、仁之具體化到秩序社會的建立,乃一具體化的人性行為,是生命自覺實踐的價值,落實於人倫生活中,即從「孝弟」、「直」與「正名」等開始。故「孝弟也者,其為仁 (即行仁) 之本歟。」〈子路〉﹕「葉公語孔子曰,吾黨有直躬者,其父攘羊,而子證子。孔子曰,吾黨之直異於是。父為子隱,子為父隱,直在其中矣。」於父子為特殊取例的討論,再進及政治社會生活中,孔子言「正名」。〈顏淵〉﹕齊景公問政於孔子。孔子對曰,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。」此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,非孔子維護封建制度之說辭,乃是具體事實權分,即君要盡君應盡之權責,臣要盡臣應盡之權責,肯定政治社會中有職分、權分之分,是客觀存在群體的真實運作狀況,是對等之關係而非從屬關係。孔子承認君主之重要性和倡先富後教之說,都是基於生物生存現實而說的,但強調君主應盡君主之理分,即興禮樂教化愛民等以人為本的仁政儒學。

學生 美家 合什

參考:MC6210佛教與中國文化第二講講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