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賴耶識與有情之生死

阿賴耶識與有情之生死

有情:(梵語 sarva-sattva 或 sarva-bhta)。指具有生命之一切眾生。又作一切含識、一切眾生。包括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、人類、天道等。

生:分別自性緣起與分別愛非愛緣起的結合。分別自性緣起的「自性」,就是一切法的不同自體;分別愛非愛緣起的「自體」,就是名色所構成的生命體。

死:心跳呼吸停頓,五根失去緣境起感受的功能,名色所構成的生命體敗壞,「自體」色根失去死去,「自性」無色根可依。

阿賴耶識:叫分別自性緣起,在名言熏習上說,又稱賴耶緣起,總說是,一切法皆依阿賴耶。一切法中包括五趣,當然也包括人類眾生。

《攝論》曰:「又若略說,阿賴耶識用異熟識,一切種子為其自性,能攝三界一切自體,一切趣等。」(1)
萬法生起,唯依阿賴耶識的超越功能,簡略的說,阿賴耶識用異熟識為自體,一切種子為其之自性;阿賴耶識被自體的分別愛非愛轉識作用熏習,變異成熟而生果,而賴耶攝持自體熏習的轉識作用同時並存,渾然無別,故稱為異熟識,即是果相;在一味相續的異熟賴耶識裏,攝持一切「分別愛非愛緣起的變異成熟而生果」的種子,成為一切法的「雜染煩惱」能生因,就是因相。五趣三界眾生相,由此而分別生。

另一方面,阿賴耶識以功能而分別出多種異名,其中一稱「阿陀那識」,有能攝持色根不壞之意思。
《攝大乘論》曰:「何緣此識亦複說名阿陀那識?執受一切有色根故,一切自體取所依故。所以者何?有色
諸根,由此執受,無有失壞,盡壽隨轉。又於相續正結生時,取彼生故,執受自體。」(2)
上文說,執受色根義與執取自體,即欲、色界的有情生命,是由過去的業力所招感,特別是五根的表現。眾生的生理結構「五根」,能夠在一期壽命中存在活動,並能緣境生起種種感受,皆是通過阿陀那識的執持功能,維護五根無有失壞,方能令自體延壽和隨報轉生。若阿陀那不執受有色諸根,有情的生命立即刻終止死去。當知有知醒著的眾生,有不斷的認識與思考活動,因前六識總是緣境感受計量中,睡著時前六識才會暫停作用,分別愛非愛緣起活動停止,自體表面幾乎是無活力的,但此時生命還是存在,呼吸、五臟六腑都是保持維繫著生命的功能,分別自性緣起仍然運作,仍有微細的精神作用維持著,這就是阿陀那識執持身根不壞的一種表現。

所以說,阿陀那識和執受有著特深的關係。阿陀那識的執持自體在「又於相續正結生時」的相續中,更明顯看到其功能之影響;「相續正結生時」指前一生命結束時…後一生命繼續結生中,阿陀那識生起生命相續連接的主體作用,當父母和合的時候,相續的阿陀那識緣之而起,新一期生命就此啟動開始了,此叫做「結生」;在一期生命中,阿陀那識時刻都「執受」自體,同時亦攝受此一期自體的分別愛非愛轉識活動熏習,乃至到命終,此一期自體敗散…分別愛非愛緣起活動停止…分別自性緣起活動仍然運作…又相續輾轉緣到下一期自體,這就是阿陀那識的潛能。

小結:從阿陀那識執持身根的特性,看到,異熟總果報「自體」,是建立在識上,一期生命從初生到命終的異熟果上,有賴阿陀那識展現執受生命自體的功能,自體才能相續而住,不壞不死,故阿賴耶識有維持和資養有情根身的作用。阿賴耶識的這種阿陀那識執持潛能,在有情的生與死之間,起著重要的作用,結生相續過程的關鍵中,有阿陀那識的愛執身根,結生相續才成為可能。阿賴耶緣起在某一趣,就有某一趣的異熟識,攝受某趣自體的雜染熏習成為阿賴耶種子,並攝藏成為資養自體的種子。所以死…只是另一生命的開始,死後是仍有生命相續的,可能只是相狀變化有別而已。

資料:
(1)無著《攝大乘論》,收於《大正藏》第 35 冊
(2)無著《攝大乘論》,收於《大正藏》第 31 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