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說 <<宗鏡錄>> 之特色與學術價值

<<宗鏡錄>> 是五代宋釋延壽著作, 全書凡一百卷, 八+餘萬字, 詳述禪宗祖師言論和重要經論的宗旨。

<<宗鏡錄>> 有「百科全書」之稱, 是書為一全面性有系统之理論探討, 以一心而统攝萬法, 不同於資料彙集。 是一百科、 綜合、 旁徵博引之書, 此乃其一特式。
其二特色是以「心」為宗。 錢俶 <序> 稱 <<宗鏡錄>> 為 <<心鏡錄>>, 間指自修心為儒、 道、 釋之共通處。
其三特色是以「宗」為鑑。 尚有題名楊傑撰 <序> 進一步強調眾生是否能「信道」, 在於是否能以此 「心宗」為鑑 (鏡)。

<<宗鏡錄>> 資料搜集豐富, 第九+四卷提到 : 「... 引大乘經一百二+本, 都三百本云云。」為後來的禪宗研究提供很珍貴資料。 例如牛頭宗法脈、 禪法等等, 如今見於 <<宗鏡錄>> 的記載, 卻保留有最多牛頭禪資料。

《宗鏡録》

《宗鏡録》一書是延壽集慈恩、賢首、天台等教下諸家精于義學的僧人學者“分居博覽,互相質疑”,最后由延壽禪師“以心宗之衡凖平之”,是一部由眾多佛教精英共同參與、延壽總其成的編撰性著作。該書旁征博引,資料十分豐富。據統計,該書共引證了大乘經典120种,禪師語録120种,其他論著60本,共計300种言説。如果就其當初編撰引證的文字來説,當不在數千萬言之下。并且,《宗鏡録》撰成之后,并未立即印行流通,而是由“吴越忠懿王寶之,秘于教藏”,直到延壽圓寂近百年后始出之,并在宋元豐中(1078—1085)方有木刻本流通。此后才不斷出現新刻的修訂本,被不斷地删訂,且被列入“藏經”。到了明末刻“方册藏”時,名僧藕益智旭仍發現有改訂不妥當之處,故仍繼續删訂,以使其更為清晰無誤。到了清末,《宗鏡録》邃一再有節本出現。由此可見,在成書于公元988年的《宋高僧傳》中,稱延壽所著文字有“數千萬言”之巨,也就不難理解了。
 
 延壽在修行上習禪、誦經、行懺、念佛,是與其佛學思想密切相關的。延壽以禪宗命家,屬法眼血脉,然而,其佛學思想内容之廣博,為此前禪宗諸家所未有。由《宗鏡録》一書的成書過程也不難看出:延壽佛學思想的最大特色在于“融合”(Synthesis,或稱“普會”、“綜合”、“融通”等,意義大同小异)的主張。對此,學術界的看法基本一致。簡單歸納起來,延壽“融合”的思想主張至少具有以下兩個層面的含義:

其一,是指禪、教、凈諸宗之融合。《宗鏡録》之宗旨就是“舉一心為宗,照萬法為鏡”。即主張以“心宗”即禪門為“凖衡”的同時,邃强調以心攝事理,統禪、教、凈和性、相之學:“以法相家證成萬法唯識。用華嚴家明萬行的必要,用天台家檢約身心,去惡從善,從而使一切經教納入禪宗領域”。而延壽之所以提倡諸宗融通之主張,實乃他針對唐末五代時期中國佛教(主要是禪宗)所面臨的种种問題即時代課題所作出的積极回應。自中唐以來,隨着南宗禪的風行,當時一般禪師的態度是“一切無著,放曠任緣”,主張由“無作無修”而達到“自然會通”。延壽對此表示了极大的擔憂。他認為,如果對經教漠不關心,只憑己見,難免“貽誤后學”。這様的禪門流弊將會极大地阻礙乃至破壞中國佛教的健康發展。如果不及時加以糾正,禪宗只會在死胡同里越陷越深。為力圖恢复中國佛教(特别是禪宗)的宗教性,延壽乘遷居永明寺(凈慈寺)之機,憑藉吴越王的信任和他當時的聲望,召集了慈恩、賢首、天台等教下佛教學者,“分居博覽,互相質疑”,將教下諸家之説統一起來,進而邃統一了禪與教,由此所得的結果,便构成了《宗鏡録》100卷。

其二,在禪教融合的基礎上,延壽邃主張進一步統一禪、教與凈,乃至世出世間法之間的融合。于是乃有《萬善同歸集》之作。延壽所倡導的“萬善”包括第一義的“理善”及涵蓋“六度萬行”的“事善”兩個方面。延壽以“心境一如”、“理事無閡”為指導,批評了當時禪門出現并流行的輕蔑佛教善行、輕視佛祖教説,參禪流于空疏等弊病,要求使心體不落空寞,令禪者回到修諸善行的實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