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Chinese

如來藏思想之義理及特色

「如來」,是佛陀的十個名號之一。在《大智度論》中,音譯為「多陀阿伽陀」﹝《大正大藏經》二五‧七一中﹞,包含三個意思:
一、「如法相解」:這是就智慧的通達一切法的真相﹝真如﹞而說的,也簡稱為「如解」。
二、「如法相說」:就是恰如其分的說法,如實、不誇張、不錯誤,也簡稱為「如說」。
三、「如諸法安穩道來」:就是說一切佛,都是經由相同的安穩道路﹝修行方法﹞成佛的,簡稱

唯識思想中〝三自性〞與〝三無性〞之義理

所謂「三性」,就是隨名言區別而來的:
一、以名言表示而執為實有,這樣所得的認識是不實在的分別,謂之「遍計所執性」;
二、遍計執亦非憑空而來,是有所依的,它所以的自性,謂之「依他起性」﹝即依各種因緣而生起﹞;
三、安立在依他起性上的遍計執當然是不真實的,去掉它就能得到諸法的真實性,這樣所認識的最完備,也最真實,謂之「圓成實性」。

龍樹的思想著作及其特色

在龍樹一生之中,從事著作的時間很長。人的思想,尤其是一個大思想家,思想的幅度會隨著年鹷及環境的不同而有伸縮變動,所以,我們由龍樹的全部著作來看,他的思想內容是復雜的,甚至是有自相矛盾的。因此,龍樹思想的不能自相統一,說有三點理由:
1.著作的時間有先後。
2.著作的對象因了大乘、小乘、外道的異執不同而各有異說的方便。
3.著作的對象為了誘導不同時地階層的群眾而用各種方便的異說。

大乘佛教興起之淵源及其與部派佛教之關係

大乘佛教是在部派佛教以後興起,部派佛教是由原始佛教而發展的,大乘佛教是由原始佛教而發展的,大乘佛教乃是繼部派佛教的發展,再回到佛陀的根本精神的復興。

說一切有部與大眾部在〝現象論〞與〝心性論〞方面的思想差異

1.現象論:觀察萬有的活動,為現象論。
大眾部主張「現在有論,過未無體」。有部則主張「三世實有,法體恆有」。同樣是
說過去、現在、未來的三世,同樣是把萬法的變易,放放在過去、現在、未來的三
個位置上來觀察。

〝阿毗達磨〞之意義及特色

部派佛教的文獻稱為阿毗達磨﹝音譯為阿毘達磨或阿毘曇,也略作毗曇﹞;阿毗達磨是「法的研究」的意思,譯作「對法」。「法」雖然直接佛陀所說的教理,但同時也意味著由佛的教導所表現的真理或實性,即研究教法,發現實性、真理,稱為「阿毘達磨」。因此從佛陀在世時代,

《四阿含經》與《五部尼柯耶》的異同

阿含是梵語,新譯為阿笈摩,義為法歸,有萬法歸趣於此而無遺漏的意思。用巴利語,則名為尼柯耶,其義為集或部。因為南傳巴利文藏所用語文,接近佛世所用的俗語,故一般以為南傳五尼柯,較之北傳根據梵文譯出的四《阿含經》,更富於原始色彩。尤其南傳五《尼柯耶》是由一部所出,北傳譯成漢文的四《阿含經》,所屬的部派不一。

四聖諦之義理及三轉四諦之意義

四諦是:一、苦諦:人生如苦海,苦的內容有三大類,即苦苦、壞苦、行苦。苦苦之中又有八種,即:生苦,老苦、病
苦,死苦、愛別離苦、怨憎會苦、求不得苦、五蘊熾盛苦。
二、集諦:集是苦的原因,由煩惱而造業,由造業而招感苦的果報。
三、滅諦:滅是解脫苦果的可能,明了集諦之理,斷除煩惱之業,即可解脫眾苦。

四聖諦之義理及三轉四諦之意義

四諦是:一、苦諦:人生如苦海,苦的內容有三大類,即苦苦、壞苦、行苦。苦苦之中又有八種,即:生苦,老苦、病
苦,死苦、愛別離苦、怨憎會苦、求不得苦、五蘊熾盛苦。
二、集諦:集是苦的原因,由煩惱而造業,由造業而招感苦的果報。
三、滅諦:滅是解脫苦果的可能,明了集諦之理,斷除煩惱之業,即可解脫眾苦。

MC6103 印度佛教史

佛陀時期六師外道之主要思想
由於《奧義書》帶出自由的思潮,印度產生了新興教派,佛教是其中之一。當時有名氣與影響力的思想家有七
位,世尊是其中之一。其他六位,在佛教中,習慣上稱之為「六師外道」。
一、富蘭迦葉:他是個道德否定論者,主張為惡無惡報,為善亦無福報。
二、阿耆多翅舍欽婆羅:他主張人是由地、水、火、風等「四大」所組成的,命終之後,必然是「地大還歸地,水還歸

Syndicate content